lstd.net
当前位置:首页 >> 狼改写成一篇白话故事 >>

狼改写成一篇白话故事

夜色渐渐暗了下来,集市上似乎也安静了许多,屠夫卖完肉后,匆匆忙忙地赶回家,而此时,天上的星星正眨着眼睛看着他. 走到半路,屠夫感觉到夜色中有两双凶恶的眼睛在望着他,他一颤.仔细一看,原来是两只狼在望着他,头上慢慢地冒

有个屠户天晚回家,担子里的肉已经卖完了,只剩下一些骨头.路上遇到两只狼,紧随着走了很远. 屠户害怕了,拿起一块骨头扔过去.一只狼得到骨头停下了,另一只狼仍然跟着.屠户又拿起一块骨头扔过去,后得到骨头的那只狼停下了,

在一个黑漆漆,狂风呼呼的晚上.一位屠户走在树林里,他担子的肉已经买完了,只有剩下的骨头.就不半路上,突然冲出了两个狼. 屠夫两脚直抖,心里蹦蹦直跳个不停,他很害怕,就把骨头仍给它们,另一只狼还紧跟着他.屠户又仍给它骨头,后

一个贼胖的屠户在刚天黑的夜晚,挑着担子,扭动着他屠户特有的肥大的身躯,得意地往回走,显然,他的担子中已卖没了肉,只剩下的一些骨头说明了今天的生意又很不错.天已经很黑了,借着月光,屠户高兴地走着,突然,两对绿光冒了出

一屠晚归,担中肉尽,止有剩骨.途中两狼,缀行甚远.屠惧,投以骨.一狼得骨止,一狼仍从.复投之,后狼止而前狼又至.骨已尽矣.而两狼之并驱如故.屠大窘,恐前后受其敌.顾野有麦场,场主积薪其中,苫蔽成丘.屠乃奔倚其下,弛

一屠晚归,担中肉尽,止有剩骨.途中两狼,缀行甚远. 屠惧,投以骨.一狼得骨止,一狼仍从.复投之,后狼止而前狼又至.骨已尽矣,而两浪之并驱如故. 屠大窘,恐前后受其敌.顾野有麦场,场主积薪其中,苫蔽成丘.屠乃奔倚其下,弛担持刀.狼不敢前,眈眈相向. 少时,一狼径去,其一犬坐于前.久之,目似瞑,意暇甚.屠暴起,以刀劈狼首,又数刀毙(之.方欲行,转视积薪后,一狼洞其中,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.身已半入,止露尻尾.屠自后断其股,亦毙之.乃悟前狼假寐,盖以诱敌. 狼亦黠矣,而顷刻两毙,禽兽之变诈几何哉?止增笑耳.

夜晚的月色显得阴森森的,乌云不时地把月亮给遮掩住,天冷冷的,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…… 一个膀大腰圆的屠户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小道上,他身穿一件麻布织成的衣服,肩挑扁担,一长把辫子纶在脖子上,身影摇晃在狰狞可怕的夜幕里

一个屠夫卖完了肉回家,天色已经晚了.在这时,突然出现了一匹狼.狼不断的窥视着屠户带着的肉,嘴里的口水似乎都快要流出来了,就这样尾随着屠户跑了好几里路.屠户感到很害怕,于是就拿着屠刀来比划着给狼看,狼稍稍退了几步,可

原文:一屠晚归,担中肉尽,止有剩骨.途中两狼,缀行甚远.屠惧,投以骨.一狼得骨止,一狼仍从.复投之,后狼止而前狼又至.骨已尽矣.而两狼之并驱如故.屠大窘,恐前后受其敌.顾野有麦场,场主积薪其中,苫蔽成丘.屠乃奔倚其

太阳落下了山坡,地平线上还有最后一丝光辉.一个身强力壮的屠夫正迎着漫天美丽的晚霞,走在回家的路上. 这个屠夫住在离镇上隔着三座大山的地方,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.屠夫哼着小曲儿,悠闲地、慢吞吞地走着,他的心情特别好!因为他担子里面的猪肉在菜市场抢购一空,他今天赚了不少钱.担子里只剩下几根骨头,那是给他的看家狗吃的. 天渐渐地暗下来了,突然,屠夫觉得背后有东西跟着他,屠夫不禁打了个寒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lstd.net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